转圈儿的情书

刘富海

这是一件有趣的真人真事。

老家同宗的二哥叫刘富祥。一九七三年一月,二十一岁的他身披大红花,被乡亲们敲锣打鼓拥簇着送出村外,和同乡的五十三名战友登上了开往南京的列车,成了南京空军高炮某部指挥连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。

那个年代,农村青年穿上军装,军人身份迅速置顶,家庭成分、人口多少和颜值高低等都变得不重要了,有媒人随后登门提亲。

俺婶子捷足先登,有意把娘家侄女李建芬介绍给他。李建芬会裁剪缝纫技术,赶集接布料为人做衣服,是娘家十里八乡数得着的好姑娘。婶子自有自己的小想法:一是与二大娘是同院妯娌,彼此了解;二是真心为娘家侄女找一门勤劳节俭、老实忠厚、居家过日子的婆家;三是把侄女拉到自己跟前,有个针头线脑、洗洗涮涮的活儿指使得顺手,最重要还是二哥身体健康,模样俊朗,虽然文化不高,但是头脑灵光,能说会道。这门亲事没有任何悬念,很快就确定了关系。

二哥有了“准媳妇”,二嫂有了“准婆家”,二哥二嫂开始了三年的“恋爱”之旅。不久,二嫂怀着对军人的崇敬和对部队生活的好奇,也想通过书信来往,增进彼此的了解和感情,他们之间的第一封“情书”首先从二嫂手里寄到了南京。

说是“情书”,其实就是普通平信,没有脸红心跳、山盟海誓的词句,语言朴实无华,无非是些“训练苦不苦”“伙食怎么样”“祝身体健康工作顺利”诸如此类。那时候两人相隔千里,没有花前月下,杨柳依依,通讯也不发达,唯一的“见面”方式就是互换照片。二嫂看到兵哥哥的照片,心潮起伏澎湃,每每都会表达“真正的军人,你扑向了风雨,我是你家中最平安的消息”的美好思绪。

二哥后来回忆,第一次收到二嫂的信件后,他完全懵了,抓耳挠腮,又喜又急,喜的是未来的媳妇主动给自己写信,感觉“大局已定”,急的是自己小学文化,不知道怎样回信。还是熟谙兵法谋略的战友使出三十六计之“瞒天过海”之计,解了燃眉之急,指使他悄悄地把二嫂的书信寄回家,叫在家的哥哥以弟弟在部队的语气代写回信。

哥哥为了“熟悉”部队生活和工作情况,经常到邻村二哥的战友家里,借故捎带物品口信、交流军属心得等,询问部队的情况。如果被允许,还可以看看战友的家书,如同身在军营,身临其境,为下一次南京回信准备第一手资料。后来,二哥主动给二嫂写信,反客为主,事情朝着二哥全家的愿望向前推进。所以,二嫂每次看到的回信字迹端正,语气谦和,充满着真实的部队生活,心都醉了,梦里也憧憬着婚后的幸福生活。

就这样,二哥当兵三年的十几封“情书”的“路线图”清晰起来:二嫂→南京→老家→南京→二嫂,成了名副其实的转圈儿情书。这件事,二嫂一家则完全被蒙在鼓里。一晃三年过去了,两人感情的潮水在每次信件交往中波澜不惊、无声无息地缓缓流淌着。

婚后不久,二嫂发现当年在部队能写会聊的丈夫突然“失忆”不认识字了,念文章磕磕巴巴,这引起了她的猜疑。还是二哥不打自招,主动“揭秘”情书的来龙去脉。二嫂恍然大悟,抄起笤帚追打二哥,自己打趣说“俺可叫你们老刘家糊弄到云彩影儿去啦!”嗔怪声里没有丝毫的埋怨和不满,有的都是对丈夫对家庭的理解和爱。

时代在进步,通讯科技日新月异,手写信件渐行渐远,微信、e-mail、QQ和大数据等融入了普通人的生活,大大缩短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,国内国外视频通话如同对面拉呱,远隔千里的亲朋好友像串门儿一样走动。

刚刚听说,六十七岁的二嫂也看抖音、玩微信呐!

大发5分快乐8—5分快乐8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大发5分快乐8—5分快乐8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大发5分快乐8—5分快乐8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大发5分快乐8—5分快乐8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大发5分快乐8—5分快乐8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